本地新聞Local News (2/17/2022)

記聖路易中文學校舞獅隊州政府慶新春活動表演

  2022年1月25日,牛年的年尾,聖路易中文學校舞獅隊第五次應密蘇里州州政府勞動廳主任許心怡女士的熱情邀請,去州府參加慶祝農曆新年的表演。州政府慶賀新春活動曾經持續多年,但因為疫情一度停頓,今年因虎年到來得以恢復。作為僅有的兩個應邀表演團隊之一,隊員和老師們都非常珍惜這一次在疫情中表演的難得的機會。參與表演的隊員,學校義工和校董們做了大量的前期安排工作,當日提前結束學校和工作,由董事長張三紅帶隊,在零下十幾度的寒風中驅車前往一個半小時之外的州政府所在地傑弗遜市。
  副州長Mike Kehoe身穿唐裝,第二夫人Claudia身著喜慶的紅裙子。孩子們一到州府,副州長夫婦就把孩子們單獨叫到辦公室親切交談。副州長詳細地問了孩子們的背景,以及關於舞獅和虎年的有趣問題,還透露了一個小秘密,虎年是他的本命年。
  正式表演之前,老隊員帶著新隊員認真地最後一次彩排,確保表演適應場地的限制。在副州長點響電子鞭炮之後,演出在鼓手Daniel Moi 熱烈密集的鼓聲中開始,棋手Patrick Chen揮舞著旗幟威武霸氣,虎虎生威地出場,Ryan Feng, Kevin Liu, Jeffrey Ge, Kelly Bian舞著兩隻獅子緊隨其後,忽左忽右,上下騰挪,時而跳躍,時而滾動,搖頭晃腦,活潑靈動又憨態可掬,襯著貼著春聯的大紅門,新春的氣息撲面而來。期間副州長拋球給獅子,獅子們配合得天衣無縫。隊員Joyce Xiang, Weilian Zhu, James Thompson, Daniel Cen, 也穿戴起來,助威鼓氣。數十名嘉賓圍成一圈觀賞舞獅,現場充滿了熱鬧祥和的過年的氣氛。
  眾所周知,聖路易中文學校的舞獅隊在各位學校元老和家長的支持下,這幾年在眾多活動中頻繁應邀表演,遠近聞名。歷屆舞獅隊的孩子們都非常努力,平時訓練認真對待,每一場表演都做到盡善盡美。今年是舞獅隊新老交替的一年,老隊員帶領傳授,新學員努力學習,大家都盡心盡力地保留中文學校的寶貴傳統。孩子們除了每週日在中文學校在老隊員的帶領下訓練之外,還曾隔周接受行雪師傅的專業指導。這一次在州政府的慶新年表演也是第一次新老隊員齊上陣,他們在有限的場地靈活應變游走自如,雄風盡展,一掃疫情的氣相。我們熱烈地期待舞獅隊蓬勃發展,孩子們再創佳績,為學校和社區奉獻更多精彩表演,傳遞中國傳統文化。

聖路易中文學校老年中心精彩表演

舞獅隊

舞獅隊

舞蹈《小燕子》

旗袍秀《荷塘月色》

陳氏太極

成人學員—獨舞

聖路易中文學校老年中心精彩表演
弘揚中華文化,服務周邊社區

  2月5號農曆大年初五,聖路易中文學校應 Friendship Village Sunset Hills (FVSH) 老年中心的邀請,為這裡的老年人獻上了一場精彩的春節文藝演出。
  聖路易中文學校多年來在堅持中文教學的同時,也積極開展了許多的文體課程,既讓學生們擴展了興趣陶冶了情操,也使得學生們學習到了多種多樣的宣傳中國文化的方式。此次收到邀請學校的老師和學生們都非常興奮激動,認為這是一次難得的宣傳中國文化的機會,並為此進行了精心的準備和認真的排練。
  2月4號下午兩點,在眾多老年中心觀眾的注視下,伴隨著一陣鑼鼓聲,一隻金獅和一隻銀獅率先登場。聖路易中文學校的舞獅隊已經有多年的傳統,以中學生為主。學生一批一批地畢業但舞獅隊卻得到了很好的傳承。舞獅隊裡好幾名隊員是幾個月前剛剛加入,但已經舞動得有模有樣,獲得了觀眾的熱烈掌聲。
  舞獅結束後是舞蹈《小燕子》。在“小燕子,穿花衣”的音樂聲中,三名小朋友翩翩起舞,雖然伴奏音樂是中文歌曲,但絲毫不影響現場觀眾欣賞她們的精彩表演。
  聖路易中文學校不只提供青少年課程,也提供不少針對成年人的課程。在小燕子之後先後登場的就是由成年學員表演的旗袍秀《荷塘月色》還有陳氏太極。旗袍把東方女性的柔美表現得淋漓盡致,而太極則柔中帶剛,象徵著中國人民不屈不撓的堅韌性格。這兩項活動也非常適合老年人,引起了老年中心觀眾的極大興趣。
  太極表演結束,五名身著蒙古族服裝的小姑娘閃亮登場,在激揚的音樂中為大家表演了蒙古族舞蹈。狹小的舞臺上一時馬蹄飛揚虎虎生風,現場的氣氛也立即從旗袍的柔美和太極的平靜活躍了起來,仿佛從江南水鄉穿越到了塞外大漠。
  小姑娘們的蒙古舞結束後,中文學校的成人學員也不甘落後,立即表演了一段獨舞,並跟隨了另一段太極表演《八段錦》。此時演出已經接近尾聲,中文學校的舞獅隊在鼓聲中再次登場並引爆了全場觀眾熱烈的掌聲,最終在掌聲中結束了這場精彩的演出。
  演出的第二天,聖路易中文學校就收到了老年中心的來信,信中說(筆者的翻譯):“我們收到了非常多的感謝信,感謝聖路易中文學校為我們帶來的精彩的春節演出。請接受我們發自內心的感謝,我們的許多觀眾都非常喜愛這場演出,他們都向我們表達了明年繼續邀請聖路易中文學校來演出的想法。尤其請轉告孩子們我們愛他們,他們現在是我們這裡的名人了。”
  聖路易中文學校感謝所有參加演出的老師和學生,尤其要感謝兩位:FVSH 的 Mei Lee 女士,和聖路易中文學校的 Vivian Zhang 小朋友。Mei Lee 女士為了這場演出做了不少幕後工作,從聯絡學校,時間場地到停車位的安排無微不至;Vivian Zhang 小朋友是本次演出的演員兼主持人,報幕的時候吐字清晰落落大方,獲得了一致的好評。
  最後,聖路易中文學校感謝 FVSH 的熱情邀請,並且殷切地盼望著以後再次合作。正所謂:
  矯健身手起從容,老人中心鑼鼓聲。
  壬寅虎年年初四,異域舞動中國紅。
(撰稿人:徐旭 )

參加演出的老師和學生

太極表演《八段錦》

Vivian Zhang 是本次演出的演員兼主持人

老年中心的觀眾

老年中心的觀眾

雪裡春色—凍瘡系列比賽

華人跑者熱烈參與凍瘡比賽

巾幗不讓鬚眉

劉孜衝過終點

飛飛每次都和丈夫一起推著嬰兒車參加比賽

勝跑群這個冬天的收穫

雪裡春色—凍瘡系列比賽

  有沒有好奇,春花在冬天裡幹什?春風到達之前,藏伏在雪下的草根如何準備?
  這個時候,聖路易市的市肺-森林公園(Forest Park)寒氣肅煞,萬木枯寂。但是只要細心留意,你會感覺到活力暗湧,朝氣四伏。
  每年冬天12月至2月,森林公園舉辦一個跑步比賽,每隔一個星期六比賽一次,名為凍瘡系列(Frostbite Series)比賽 。它分長距離和短距離兩個系列,為不同程度和訓練目的的跑者而設。整個系列由五場比賽組成,長距離系列距離由12公里到半程馬拉松。
低溫比賽難度高
  名符其實,這個系列比賽在聖市最寒冷的時間舉行。今年全部比賽均在零度以下進行,若加上風速,體感可低至攝氏零下16-7度。
  「最冷的一次跑了7邁(英哩)才感到腳趾的存在。水站提供的水竟然有薄薄一層冰。後來只好跑到自己車裡喝保溫瓶裡的熱咖啡。」劉孜道。劉孜今年第一次參加比賽。
  「最困難是呼吸問題,20幾度(華氏)時,直接吸進又冷又乾的空氣很不適應,戴上護臉罩,呼吸又憋的慌… 」第三次參賽的閆小軍說。
  以上都是進階選手遇到的問題,對很多初哥或者一般跑者而言,最大問題可能是要在大冷冬早上六、七點鐘離開溫暖的被窩出門。
  凍瘡系列賽是聖路易跑圈一個標誌性比賽,在本地甚有名氣。參賽者大都是跑者的熱愛者,俗稱鐵粉。
  「對我來說,凍瘡系列賽的距離和時間安排特別適合我以賽代練的理念。」章軍說。章軍被本地華人跑群-勝跑群的跑者尊稱為教練。
  「第一次參加Frostbite 是因為名字好玩就參加了。」飛飛說。 聽上去有點玩世不恭,像一隻不知深淺的菜鳥,誰不知原來是有能大而化之的跑者。飛飛是前國家青年越野跑隊員,剛升任媽媽,最近重拾跑鞋,並在比賽中找到同好,加入了勝跑群。
  擁有二百四十多名成員的勝跑群有逾十名跑者參加了這個冬季的凍瘡比賽,並有六名成員人獲得了獎牌。林釔杉首次參賽即奪得女子年齡組第二,黃建生、章軍、岳平分別奪得男子年齡組第二、三、四名,勝跑群隊長林農奪男子年齡組第四,飛飛奪女子年齡組第四。
四月春回大地
  沒有參賽的隊員也紛紛到場加油,韓麗榮、餘淑佩雪中送湯送粥,熱腸胃,暖心窩,令冬日比賽活色生光。
  「這個系列賽成了生活的一部份,比賽,會友,交流經驗,不亦樂乎。」岳平說。
  「…希望以後能多堅持幾年。二是冬訓準備四月的聖馬(聖路易馬拉松)。」閆小軍說。
  四月春回大地,繁花盛開之時,我們再見。
  如有意參加勝跑群活動,請聯絡黃建生先生:jshuang2011@gmail.com。(勝跑群)


左起:黃建生、飛飛、林釔杉、林農獲得比賽獎牌

余淑佩(圖中)和韓麗榮為隊友雪中送湯粥。

華人、聖路易、美國長跑運動

凍瘡系列比賽在嚴寒天氣中舉行

凍瘡系列比賽在嚴寒天氣中舉行

氣溫低,飲水結冰

聖路易徑賽俱樂部

SLTC 營運總監Aletta Martin女士

SLTC 以拖車儲存比賽用品,節省成本

志願者是比賽活動的骨幹

年逾八十的Pat Britt 當了25年的志願者。穿短褲指揮交通的情境,成為凍瘡比賽的標誌之一

聖路易半程馬拉松是本地跑步比賽日曆上常駐的風景

Aletta Martin (右)與現任主席Matt Coriell(左)

Rae MoHrmann跑了101個馬拉松,仍堅持參加比賽

 

華人、聖路易、美國長跑運動

  每年12月到2月是聖路易最酷寒的時候,這時跑步季節早就結束,但在城市中心的森林公園,每隔一個星期的週六,就會有一群跑步愛好者,經常在零下十多度的早上,頂著刺骨寒風,忘情地奔跑,其中不乏華人跑者。這時出現的,可說是「硬核」(hard-core)跑步愛好者。而敢在這時候舉辦這種比賽的組織,更是硬核中的硬核。這個組織名字叫聖路易徑賽俱樂部(St. Louis Track Club (SLTC)。
  聖路易徑賽俱樂部的會徽線條簡單粗糙,暗紅和暗藍的顏色組合透著濃郁的古祖味。在云云以「Running」命名的跑步組織之中,那個「Track」字很容易引起注目。事實上,它是本地歷史最悠久的跑步團體之一。
  近年長跑運動席捲全球,在帶起這股風潮的美國,民間團體如何推波助瀾,並如何隨著歷史演變?在這個冬天一個下著毛毛雨的星期五下午,筆者採訪了該俱樂部的營運總監Aletta Martin女士,回顧該俱樂部的歷史以及當前跑圈的情況。近年華人跑者在跑道上與世界匯流,「勝跑群」的華人跑者則與歷史同舟。
長跑運動於70年代興起
  美國長跑運動在上個世紀70年代開始普及,在那以前,跑步是少數運動員的專項,路跑更是稀罕。這一切在都在那「花的年代」改變。嬰兒潮世代的青春能量,推動了跑步運動的盛行。現時舉世知名的耐克(Nike)也在那時以跑鞋起家。
  聖路易曾經與長跑有過那麼一點點的淵源。據記載,1896年奧運會舉行了第一次現代馬拉松比賽,紐約和聖路易和也跟著舉辦馬拉松比賽,比1897年才開始的波士頓馬拉松還要早,可惜兩個城市都沒有繼續辦下去。
  1904年聖路易舉辦奧運會,但那個馬拉松比賽並沒有留下什麼好名聲,在網上輸入「艱苦」和「搞笑」關鍵字,都可以找到那屆馬拉松比賽的記載。那屆馬拉松在炎夏中午舉行,有選手吃老鼠藥提神,被狗追離賽道等等不可思義的事情。冠軍選手幾乎喪命,完賽時間為歷屆奧運馬拉松最慢。
  從那以後,聖路易的長跑歷史好像出現了一個黑洞,直至…
  1968年聖路易市幾個跑步愛好者開始在市中心的基督教青年會(YMCA)集合群跑。1970年,一個叫Jerry Adams的青年,跟友人到俄亥俄州(Ohio)州Canton市跑了一個半程馬拉松(半馬),對組織比賽的跑步團體印象深刻,回到聖路易之後,仿照成立了聖路易徑賽俱樂部。
  田徑的英文叫「Track & Field」,指的是田徑運動場周邊的跑道和中間的草地,泛指所有在那舉行的比賽。現在大多數長跑組織都以Running 命名,除了專項訓練,大多數活動都離開了運動場,在馬路或野徑(Trail)上進行。聖路易徑賽俱樂部那個「Track」字可說是近代跑步演變歷程的「胎記」。
  「我們俱樂部的宗旨是為不同水準的跑者和步行者提供比賽和活動的機會,促進對社區的關懷。」Aletta Martin說。
1973年舉辦第一個馬拉松
  作為跑步團體,組織比賽是主要內容。1973年,SLTC認為本地有足夠的跑馬拉松愛好者後,便開辨了聖路易市近代第一個馬拉松。由於開風氣之先,得以以聖路易馬拉松(St. Louis Marathon)命名,每年在11月舉行比賽,成為本地和該組織的標桿比賽。後來更在每年3月舉行聖路易半程馬拉松(St. Louis Half Marathon)。
  1997年,因為馬拉松比賽的負責人患重病,SLTC便決定終止舉辦這個比賽。現時聖路易的「地標」馬拉松 -Go! St. Louis Marathon從2000年開始舉辦,但在名字之前加上一個「GO!」(GO! St. Louis Marathon)作為識別。後來SLTC將聖路易半程馬拉松移至11月舉行,是目前唯一打正聖路易(St. Louis)之名舉辦的馬拉松比賽。
  除了馬拉松這類標誌性的比賽,SLTC每年都會辦幾個各種型式的比賽,以及一些促進關懷社區的活動,例如Clayton 市的員警半程馬拉松,表揚本地學界出色跑者的年會,以及定期在不同地方舉行的社交跑(Social run),為各社區跑者提供聯誼的機會。時至今日,好些活動成為社區的傳統。
  「七、八十年代的(跑步)比賽比現在還要多,每個星期都有一、兩個。」現年73歲的SLTC前任會長Rae MoHrmann回憶說。美國的跑步熱潮在七、八十年代之間達到巔峰,然後沈寂了一段時期,九十年代後期又再興起。
  聖路易徑賽俱樂部(St. Louis Track Club (SLTC))也跟著時代脫變。初期,它依附在YMCA之下, 一起組織活動,後來獨立經營,自辦活動。1990年轉為非牟利機構。
  「我們的經費來自三方面,一是比賽的報名費,二是會費,三是紀念品銷售。但主要還是靠活動報名費。」Aletta說。
面對競爭—艱苦經營
  全盛時期,SLTC有一千多名會員,現時大約650名左右。SLTC董事局負責決策,董事會主席和董事由會員選出,此外還有各項比賽的負責人,他們全是志願者(部份由董事兼任)。整個組織只有營運總監受薪,而且還是半工。
  翻閱舊會訊,除了能夠看到舊會徽,還發現SLTC有過多個會址。經費緊拙,令SLTC不斷遷徙流離。為了節省開支,近年放棄租用辦公室,將紀錄存放在貨倉,更以拖車存放比賽用品,節省儲存開支。
  「志願者是我們營運的骨幹,你認識Pat Britt 嗎?即凍瘡系列賽,那個站在訪客中心外指揮交通的老人家。除了一些像Pat的核心志願者,我們還有一個志願者的網絡,有需要的時候,可以很快速地召集到志願者。」Aletta道。
  美國的跑步活動蓬勃,每到比賽季節,幾乎每週都有比賽進行,出現僧多粥少的情況。七、八年前Go! St. Louis 馬拉松的週末比賽活動能吸引超過三萬多人參加,疫情之前人數已降至一萬多。面對挑戰,SLTC不斷推出各種比賽,例如24小時里程比賽、估計跑速、二人接力等等。
  「我們會不斷嘗試舉辦各種比賽,但底線是這個比賽不能虧錢。」Aletta道。據現任會長Matt Coriell 說,近年流行越野比賽,但參加比賽的人數比較難估計,有的時候一下子暴滿,有的時候又人數不足。Matt本身也是一名越野跑者。
  經過長年摸索,去蕪存菁,SLTC一方面維持幾個受歡迎的核心比賽,穩住收入來源,一方面嘗試辦新比賽。近年推出的越野跑就是為了迎合時下跑者的品味,並尋求新發展。而聖路易半程馬拉松、馬拉松接力以及凍瘡系列賽(Frostbite Series)是SLTC的三大招牌比賽。
歷史悠久 跑者忠誠
  「雖然面對許多競爭,但近幾年參加我們招牌比賽人數不減反增。面對這許多眼花撩亂的比賽時,跑者還是選擇歷史悠久和有信譽的比賽,本地跑者對我們辦的比賽有很大的忠誠度。」Aletta道。
  Aletta透露,他們經常收到一些離開聖路易的跑者來信,要求購買凍瘡系列的紀念品(衣服)。這個比賽曾經帶給他們難忘的回憶…,即使離開本地,還是念念不忘。
  「Matt Coriell (現任主席)打趣說,十多年來,凍瘡系列賽只象徵性加過一次價。比起其它比賽,我們的價錢實在很低。我們是非牟利團體,希望盡量回贖跑者,令更多人負擔得起比賽。」
新冠疫情的影響
  組織一次比賽不容易,新冠疫情來襲,對許多跑步組織造成打擊,SLTC也不例外,需要面對許多前所未有的挑戰。
  據Aletta介紹,舉辦一個比賽往往需要一年時間準備。首先要向城市或縣市申請牌照,接著就是選擇日期。由於SLTC大多數比賽都在森林公園內舉行,長年下來,與園方合作架輕就熟,即使如此,還是要提前選定日期,不然可能讓別人搶走。如果比賽超出公園範圍,比如聖路易半程馬拉松部份道路走出公園繞入市內,還要與城市當局溝通,多許多手續。
  下一步要為比賽買保險,並跟城市的衛生總監(Health Director)保持密切溝通。如果是新比賽路線,還需要向美國田徑(USATF)協會認證距離,一般認證有效期為10年。接著就是為比賽設計衣服和標誌,並籌組志願團隊。
  2020年新冠疫情突然來襲,令SLTC措手不及,被迫取消了好幾個比賽,白費了不少工夫,也影響了收入。到了2020年底,情況才開始好轉。聖路易市開始允許舉辦比賽。
舉辦新冠疫情發生後第一個比賽
  「我們在2020年底舉辦的聖路易半程馬拉松,是本地恢復舉辦的第一個跑步比賽,當時市政府為了限制人流,只給我們250個名額。」Aletta回憶道。「由於這是本地最悠久的比賽,我們不想讓它停,即使名額少,還是決定舉行。事實上很多人想繼續比賽,因此報名人數一下子就暴滿了。」
  由於是第一個恢復的比賽,因此也成為其它比賽組織者的參考學習對象。Aletta認為最大的挑戰是防疫帶來的工作量和麵對疫情的壓力,例如要不斷與衛生當局保持溝通,滿足官方不斷變化的要求,收集選手的比賽防疫協議,賽前測量體溫等,工作量一下子增加好幾倍,對組織和志願者帶來巨大的壓力和挑戰。
  現時雖然疫情未過,但本地比賽已重回正軌,2021年聖路易半程馬拉松的名額增加至1,300,其它比賽也逐漸回復正常。
  「畢竟大家都希望回復正常生活。」Aletta說。
半邊天
  不難發現女性在聖路易跑圈佔有重要地位,幾個主要組織如SLTC 和GO! St. Louis均由女性掌門。
  SLTC 營運總監Aletta Martin女士本身不算是「狂熱分子」,跑步只是偶而為之,她愛騎馬,丈夫騎單車,但這並不影響她對跑步的瞭解,因為她來自跑步世家。
  「我父親是馬拉松愛好者,小時候經常跟他出外比賽,他帶我們去過倫敦馬拉松。而且家人全都跑步,我的三個子女也是學校(大學和中學)越野(cross country)隊的隊員。」Aletta說。算起來,Aletta 父親是近代美國長跑興起後的第一代跑者,可謂薪火相傳。
  Aletta是家庭主婦,十多年前搬來聖路易。兩年前SLTC 招聘營運總監,她在臉書看到廣告,認為該職位完全是為她度身訂造,於是寄上履歷表,雙方一拍即合。誰不知剛走馬上任就遇上新冠疫情,幸好組織有不少經驗豐富的人協助。
親力親為—貼12個小時信封
  「最難忘是去年的凍瘡系列比賽,由於要減少人與人的接觸,我們郵寄比賽號碼,我用了12小時入信封和貼郵票..」Aletta笑道。
  Aletta認為這種半工職位很適合她,比賽季節忙一點,有時週末也要加班,但休季期就很清閒,一年只忙幾個月。
Rae MoHrmann跑了101個馬拉松,仍堅持參加比賽
  相對之下,Rae MoHrmann是不折不扣的跑者,她 一年前才由SLTC主席的位置上退下來,現年73歲的她,曾經跑遍全美50個州和完成101個馬拉松,並獲獎無數。
  「我在中學的時候對跑步已感興趣,跑步能令我感到平靜。」Rae回憶說。
  Rae 認為美國女性長跑風氣的興起,得力於1972年的民權修正案第九條(Title IX),該法案明令聯邦支助的學校給與女性平等參加運動比賽的機會。而她本人也是在70年代開始跑步。當時剛經歷離婚的她情緒低落,毫無自信。一天晚上,她無意間看到美國首位女性馬拉松比賽者Kathrine Switzer的紀錄片,於是大受鼓舞,認為自已也可以做到。
  到了八十年代Rae才加入SLTC成為會員,並成為志願者,擔任馬拉松接力主要負責人,一做便是二十年,後來更當選為該組織的主席。
  「雖然我一直跑步,但比賽距離都不超過10K(一萬米)。到了1996年53歲的時候,受友人影響,才決定跑第一個馬拉松。」Rae回憶說。
53歲起跑 跑遍50州完成101個馬拉松
  這一起步,即不可收拾,展開了Rae多彩多姿的跑馬生涯。在往後的十多年,她跑了101個馬拉松比賽,並且跑遍美國50個州。
  「在一次比賽之後,好友的丈夫問我跑了多少個比賽以及到過那些州。我在紙上比劃,發現自己居然到過30個州,那時大約已跑了60多個馬拉松。於是便有了跑遍50個州的想法。」Rae說。
  由於年紀漸大,開始力不從心,數年前Rae沒有再跑馬拉松,使她的紀錄停留在101。但她還繼續參加較短距離的比賽,並經常奪得年齡組獎項。她打趣說,只要堅持就能得獎。
  問她跑了那麼多馬拉松,推薦那一個比賽。她想了想道:「波士頓,畢竟它有歷史意義,值得去跑一趟。」
女性參賽多於男性
  1967年的波士頓馬拉松尚未允許女性參賽,其時社會普遍認為長跑運動不適合女性,會令卵巢脫落,腿變粗等。Kathrine Switzer 私下報名,比賽的時候,主辦單位接報有女性參加比賽,一名官員試圖阻止 ,卻被 Switzer的男友揰開,那一幕成為馬拉松的經典鏡頭之一。Switzer最後順利完賽,成為第一個完成馬拉松比賽的女性(正式報名)。但據記錄,1966年另一位女性Roberta Bibb 也完成比賽,但她沒有正式報名。五年之後的1972年,波士頓馬拉松比賽才接受女性參賽。
  據2019年一份調查報告顯示,美國長跑比賽的參賽者,女性佔58%,比率之高僅次於冰島(59%)。(路易士)

凍瘡系列賽出現不少華人跑者的身影

1967年Kathrine Switzer被比賽官員阻止,但仍成為第一個完成波士頓馬拉松的女性。